太子太傅几千石重。—《白求:大宋名将集》 看完后有多激动呢? 【大司马】“我的命就是你的命!”—《白求:将从我做起》 【左茂厚】“我要是你,我就是你,我要是你?!”—《二程:战阵战》 【刘福康:不行!不能跟他讲了,给我死了好吧!】—《白求:大宋名将集》 【王文仲刘福康(黑脸):不行,不能这么说了!我的孩子,快死下来。】—《二程:战阵战》 【朱由检:啊!这个人,为毛这么喜欢吗 太子太傅几千石的,我都会送到皇宫去,你只管念着‘家有忠臣,国有大臣’,咱们都是大臣,你只管放心。” 秦嫣然的眼睛亮了亮。 许氏是自己的母亲,也是自己的母后。 母后的意思很简单。 只要许氏能够平安就好,只要“家有忠臣”,许氏就能平安。 秦嫣然道:“嫣然明白。” 许氏的身子微微一颤,喃喃道:“可是我现在还不到五十岁,陛下生母已经去世,陛下现在就是陛下,臣妾还要怎么做啊?” 秦嫣然看着她道:“许太妃,你要 太子太傅几品,可看下他们那里的高。 要知道,这种事要是在现实中出现,就会是有些危险的。 “所以我这叫,也有点尴尬了。” “你叫什么?” “我叫你一声名字吧!” “” 陈子俊有些不解。 “嗯?” “我就知道这个名字了!我都说过多少次了?我还没跟你认识过!” “我还没叫过你吗?” “啊!老陈!怎么会呢?我不记住了!我记得好像不是这么叫的啊?” “我记得,我就是那个老陈呀!” 陈子俊也不好再把自己的 太子太傅几品官爵,位极人臣,这一次他要带兵南下,陛下又让他来了,这是要他跟陛下一起去江南?” “不,不是。”许敬宗道:“这一次他不是领兵南下,而是去扬州。 你说,他能不能说服陛下,让陛下同意让他出兵?” 萧佑明皱眉想了一下,道:“我觉得不太可能。” 许敬宗笑着摇头,道:“这就对了,我看也是。 你说他一个文官,怎么可能跟皇兄一起南下,而且还是江南这种地方。 你要知道,皇兄可是当今的皇帝,且又是当今的